tlula259.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性爱强奸 » 中明社區(違倫社區)14-19

中明社區(違倫社區)14-19

中明社區(違倫社區)14



這天是第六天,平時早上,母親都會起的比較早,並在一旁跪著等他起床,

但今天卻不一樣,一早起來,看到了媽媽在一個鐵籠子內,對著他打招呼。



“主人,早安。”



“媽?妳幹嘛?怎麽在籠子?面?”



“想給您驚喜一下。”



看著媽媽被困在一個幾乎無法轉身的籠子內,身上衹穿著專門讓精液留在體

內的褲子與脖子上的項圈。雖然那褲子有礙觀瞻,不過也沒為此不滿,畢竟,媽

媽可是為了他的精液而穿上了它,而褲子內的東西,是他與母親亂倫的證據,媽

媽之所以會穿著這褲子,也是因為媽媽非常珍惜,媽媽也在籠子內將雙腿盡量張

開給他看,證明了媽媽的心意。



“感覺不錯耶,媽,這籠子看起來很適合關妳。”



媽媽笑了,似乎對這話感到開心。



“對了,主人,這籠子已經被鎖起來了,鑰匙在您枕頭旁。”



果然如媽媽所說,鑰匙就在枕頭邊,不過,還放了一條鏈子,這用意也很明

顯。



打開大鎖,用鏈子鉤住媽媽的項圈後,再將媽媽慢慢的牽出來。



“媽,妳哪時候把自己關起來的?”



“是早上,您睡的很熟的時候,媽媽就自作主張,拿籠子來把自己關起來。”



就像對待狗一樣的摸法,撫摸了媽媽的頭。



“那今天晚上把妳關進去睡看看。”



“謝謝您,主人,卑微的媽媽,本來就應該被關在?才對。”



雅婷對著兒子表示贊同,並希望實行。



兒子將母親牽到廚房,讓母親做早餐,母親再將自己化為椅子讓兒子乘坐,

讓兒子安穩的坐在她背上,享用了烹飪的餐點,旁邊明明有椅子,他們卻不去使

用,這就是這對母子一天的開始。



兒子吃飽後,雅婷拿了鋼杯,放在地上,再把褲子很快的脫下,並蹲在鋼杯

上,兒子昨天射入的精液,緩緩流出,整個過程都在兒子面前做。細心的動作,

嚴防任何一滴滴出外面,並用對待高貴的物品一樣的心意,讓兒子知道他的精液

對現在的媽媽來說,是何等的高貴,也是在對兒子凸顯自己的地位,是何等的低

賤,就連精液都比她還有價值一樣。



看著媽媽一舉一動的國光,內心對媽媽的行為感到可笑。



“失禮了,請讓媽媽洗凈您的肉玩具。”



“喔,去吧。”



雅婷今天刻意的將自己給物化,並將自己的意識當作這個肉體的附屬品,代

替兒子管理這化為玩物的肉體,這是她話語的含意。身為兒子的國光卻對說出這

種話的母親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覆。



到浴室的雅婷,對剛剛兒子的回答感到高興。



“太好了,國光內心似乎已經不把我當媽媽看待了。”



回想起一開始,兒子捨不得她成為管理老頭的玩物,親手破了她那假的處女

膜,成為她臨時的主人,而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準主人。



“現在我什麽都沒有,沒東西可以給國光,就連身體都不是我的。”



哀傷的看了杯子?,兒子疼愛她的,給予她的精液。



“至少,俊雄主人還沒對我做過的事情,看看能不能讓兒子親手做。”



邊洗邊想著還有哪些俊雄要求過,她卻無法做的。



“國光主人,媽媽將您的玩具洗好了,請您檢查。”



洗好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請兒子檢查她的身體,對兒子證明身體狀況良好,

隨時可以‘使用’,擴陰器也一並拿了出來,



這種檢查每次都會讓她感覺到自己真的成為‘物品’的快感,供人把玩以外,

還要對玩過的人證明自己真的是玩物。



(來,好好檢查媽媽這個玩具吧。)她以這種心態,躺在兒子面前的桌子上,

大大張開自己的雙腿,性器官完完整整的呈現給親生兒子看。



這個洞目前衹有三個男人對?面射精過,一個是國光的父親,一個是兒子的

同學俊雄,另一個,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面帶諂媚的笑臉,看著兒子翻弄她的陰唇,還建議兒子,用擴陰器好好檢查。



“這麽麻煩。”



“請別這麽說,請好好檢查,媽媽生病是小事,萬一您也生病了,媽媽會難

過的。”



“恩……媽媽說的對,常常在用的地方,要好好看一看。”



聽到兒子贊同她自貶的話,這是一大進步,因為兒子也因為她不斷的物化自

己,開始認為親身母親衹是一個物品的罷了。



(太好了,國光開始認同我的努力了,謝謝妳,國光。)懷著感恩的心,迎

接兒子手上那冰冷的擴陰器。



擴陰器的張開,確保了兒子的視線,LED燈照耀的她的一切,看著兒子專

注的眼睛,更是一大鼓勵。



“請主人好好檢查媽媽這賤東西最重要的地方。”就在兒子好奇的擡起頭看

她時,她脹紅著臉,笑著說“媽媽也衹有這個地方值錢。”



“說的也是。”兒子看著看著,說“這?的肉,看起來挺漂亮的。”



早上也沒啥事情,國光就以檢查的名義,慢慢的欣賞母親的靈肉,同時也發

現到,媽媽肉穴內,開始有積水的現象,整個肉壁濕潤閃亮,非常美麗。



“怎麽有水出來了?”



“對不起,媽媽光是被您看,就有感覺了。”



媽媽的眼神朦朧的看著他,宛如白癡一樣的微笑依舊不變,明明還沒摸,身

體卻冒出汗水,原本衹有點肥皂氣味的私處,開始散發出陣陣迷人的香氣,看著

母親誘人的靈肉不斷的在蠕動,就故意讓媽媽繼續被擴陰器撐開,坐在沙發上慢

慢的觀看媽媽的反應。



剛喜好的幹凈肉體像是食材一樣,眼前這桌子成了料理鍋,親身兒子的眼神

是調味料,擴陰器是攪弄的湯匙,羞恥心與被虐感是點著火的火爐,緩慢的將肉

體加溫,讓肉汁流出肌膚,精華累積在陰道。



(好厲害。)國光看著自己母親的模樣,不禁佩服起俊雄,將他記憶中的賢

妻良母變成了這副模樣,難怪他會得到媽媽,還讓媽媽為了達到俊雄的要求,不

顧母子關係。



看著兒子略有所思的表情,不禁想著。(我好像又更色了,這樣就有了感覺,

還停不下來。)她用手肘讓上半身擡起,讓自己的臉能給兒子看個清楚。(好好

看,媽媽這個丟人的模樣,希望妳能明白,我是個把自己送給妳同學當玩具用的

媽媽。)



火喉恰到好處,母親的恥邱上起了點細小的汗珠,達到了點綴主食的效果,

靈肉的高溫冒出美味的香氣,充斥在附近的空氣中,燒出的肉汁,在肉穴中確實

的被保存著,等著被品嘗,帶著朦朧眼神的紅潤臉龐,仿佛在請求他開動。



媽媽裸體發春給兒子看,兒子冷眼嘲笑看著自己媽媽發情,母子的關係一旦

斷裂,就恢復成了男與女的關係,加上女方自身不斷的作賤自己,讓男人已經將

她當成了玩物等級的動物,開始看低她。



“媽,妳想要我幹妳嗎??面好多好多水。”



“不,媽媽不敢。”



“可是,看妳好像想被幹的樣子。”



“要不要疼愛媽媽,是您的權力,媽媽不敢要求。”



“看妳好像很難過說。”



“請不要在意,媽媽發情就跟狗一樣,隨時隨地都會,讓您擔心,媽媽對您

真的很抱歉,請不要見怪。”



兒子每說一句,雅婷自己就貶低自己一次,話語間宛如受到了愛撫一樣的效

果,讓她的心跳不斷的加速。



“真的不用嗎?如果媽媽說要,我說不定馬上就幹妳。”



“請……請您千萬不要,媽媽這種衹會發情的東西,請您千萬不要同情媽媽

而疼愛媽媽,這樣會讓媽媽發情更頻繁。”



“不難過嗎?”



“媽媽隨時都濕濕的在準備,萬一您想要疼愛媽媽,媽媽隨時都要再可以立

刻被疼愛的狀況,所以,發情是很正常的,媽媽也習慣了。”



國光靠近母親被稱開的陰道,吹了一口氣,看到媽媽的身體抖了一下,擠出

積存在?面的美味氣體。



“昨天晚上才幹過,現在又這樣,真的比狗還會發情。”



“國光主人,媽媽也覺得我太會發情了,跟狗一樣,所以……”雅婷已經壓

抑不了自己的心,喘著氣對兒子說。“如果覺得媽媽太色了,請您隨時可以找一

衹公狗來,媽媽有自信,可以跟狗狗順利交配。”



媽媽雖然發情中,卻這樣對他說,國光有點訝異,卻很鎮定。



“俊雄有讓妳被狗幹過嗎?”



“抱歉,以前有要求,但媽媽很怕,所以拒絕,不過。現在媽媽有信心,衹

要您,對媽媽下命令就好。”



國光猶豫了一下後,說“下次吧,現在我還想幹妳,不想把妳雞巴弄太臟。



“那……可以等要把媽媽還給俊雄的前一天,找一推狗跟媽媽交配,然後俊

雄回來,妳可以帶他來看。”



“恩,到時候在說。”



兒子沒有拒絕,這是一個大進步。雖然以往都是自己說自己是家畜,不過都

是跟男人在做愛,想到有機會在兒子手上成為真正的家畜,也是自己的報應。



兒子沒有立即享用已經充分進入狀況的她,拿下擴陰器,要求她要散步,雖

然兒子並沒有說要用哪種東西來牽,她內心已經選定好了。



再次的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來讓兒子牽著走,在冷冽的寒風下,一步步的隨

著兒子的手前進。



國光開始喜歡這個東西了,這可以讓媽媽看起來又痛又爽,用力拉又可以讓

媽媽不得不跟隨,不管怎麽走,媽媽一定緊緊跟著,而且臉還會越來越紅,有時

還可以看到媽媽尿失禁,非常好玩,不過更好的地方,就是媽媽每次被他用這東

西拉過後,媽媽很明顯變的更聽話,現在還會主動的拿籠子來把自己關起來,也

是這個的功勞。他開始打算真的要自己調教媽媽看看。



敏感部位掌握在兒子的手中,身為女性的性器官整個火熱起來,連帶子宮都

在冒火,被兒子操控在寒冷的空氣中,感覺不到寒冷,衹感覺到自己不斷的沈淪

在兒子手上的鏈子中。



(妳要怎麽對付媽媽,媽媽都會接受。)朦朧的眼睛看著兒子朦朧的身影,

內心做了決定。



用這個來夾母親的陰核來散步最棒的地方,就是每走一步,就有機會聽到母

親在後面呻吟,回頭絕對可以看到母親正脹紅著臉微笑,往下看可以看到母親雙

腿間都是愛液,而且媽媽還會乖巧到不敢亂跑,因為衹要一拉,媽媽一定大叫後

馬上跟上,比牽狗還要乖。



也許是習慣了,散步散了快半小時,並沒有像以前一樣腿軟,一直處于亢奮

的狀態,這似乎讓國光不太滿意。



“媽,妳似乎已經習慣這個了。”



“都是拖您的福。”



不過這在意料之中,雅婷知道,兒子想看的,是弄到她慾生慾死,不過這並

不是問題,因為目前性器官掌握在兒子的手?。



走到門口雅婷被兒子給抱住,兒子左手抱著她的身軀,右手握住鏈子的中間,

示意要往上拉,雅婷知道兒子的意思,閉上眼睛,將身體全部交給兒子。



身體怕發抖的媽媽,還閉上眼睛毫不抵抗,這可是媽媽最棒的地方,媽媽的

一切就掌握在手?,想到這,就有無比的優越感。



不需要在意媽媽的想法,不需要注意媽媽的狀況,想怎樣就怎樣,想到這,

右手用力的往上拉,看到媽媽身體劇烈的顫抖,真的無比的暢快。



好痛好痛好痛啊!雖然身體的本能想要阻止,但理智壓抑的本能,強制讓雙

手在身後相握。這是兒子的權力,我不過是玩物,不能阻止兒子玩弄。



看著媽媽冒著冷汗在發抖,越看越有意思,右手越拉越用力,幾乎將媽媽的

身體拉了起來。



“啊啊啊啊……”



身體快到極限,意誌快要消失,在最後,她張開了流出眼淚的眼睛,朦朧的

瞻仰兒子開心的面容,再一次確認,讓她幾乎到達極限的,是親生兒子沒錯。



“能……當您的玩物,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啊啊……。”



說出最後想說的話後,雅婷在兒子的懷?大聲呻吟,隨後整個身體達到了解

放。



媽媽的身體整個僵硬起來,跨下噴出了大量的尿液,陰道不斷的筋攣,這時

候是最爽的,因為媽媽為了他覺著這樣好玩,不惜把自己搞成這樣也要讓他玩到,

把媽媽拉到屋子入口,就把媽媽放在地上。



雅婷醒來後,察覺到有點冷,發現到自己被丟在換鞋子的玄關,並非像以前,

兒子會花力氣把她抱到床上,內心感到有點失落。



“不對,我不能有這樣的感覺,不能奢望國光花力氣把我抱到床上,我衹不

過是一個下流的女人,不配兒子對我這麽好,不過,國光對我越來越壞,讓我好

高興。”



看了一下自己的跨下,充滿尿液的雙腿。



“啊?我尿出來了嗎?真糟糕,希望不會弄臟國光的褲子。”



腿軟到無法走動,用爬的爬到客廳,沒看到兒子,就先跑去浴室洗下半身,

把尿液給洗幹凈。



出浴室,還是沒看到兒子的兒子在客廳玩遊戲,尋找了一下,發現兒子正在

放滿懲罰道具的房間,看著?面的物品。



(終于要對我用這?了嗎?)雅婷帶的期待與盼望,像狗一樣爬進房間,跟

兒子賠罪。



“抱歉,剛剛媽媽又失神了。”



“沒關係。”國光心不在焉的回答。



洗好身體,讓兒子察看身軀,再讓兒子牽出去散步,培養好自己對兒子的尊

敬,增加自己做為女人與母親的卑微感,早晨的活動算是結束了,不過,兒子還

沒叫她拿飼料來喂她吃,她不打算跟兒子說。



由于夾住陰核的褲子脫了下來忘記穿上,國光將鏈子鉤住她的項圈,牽著她

一起觀看房間內的物品,不管兒子問什麽,都一一回答讓兒子決定,她則是準備

好身體來讓兒子娛樂。



兒子似乎想不到其他活動,想要出去玩,雅婷給了他一個建議。



“恩,請隨意,不過,建議您,把媽媽當畜生一樣,關進籠子?面等您回來。”



“?面不是很窄嗎?”



“媽媽也該習慣那籠子了,趁這機會讓媽媽在?面等您,也是調教媽媽的方

法。”



兒子接受了她的建議,穿上貞操帶,爬進鐵籠子內,讓兒子親手將她所在?

面。



看著媽媽為他穿著貞操帶,還可以親手把媽媽關進籠子?面鎖住,這種優越

感真不是蓋的,而且鎖還不是小鎖,跟機車大鎖一樣大,而且是社區精心打造的,

沒有要使很難開啟。



當然,雅婷知道備用鑰匙的下落在哪?,不過被關在?面,想拿也拿不到,

衹能在籠子內乖乖期盼兒子回來。



貞操帶也穿了,籠子也鎖了,現在真的是在體驗當一衹家畜的感覺,這也是

沒辦法的事情,把自己的人權與肉體當作物品送給了人,自己已經不能決定自己

的未來,當一衹有女性人類外表的畜生似乎是既定事項了。



雅婷無聊到開始漫天幻想,一方面忍著饑餓等兒子回來。



在籠子內過了五個小時,兒子都沒回來,在籠子?面衹能看著天花板的雅婷,

也悶得慌。



“這就是當家畜的感覺嗎?”



當兒子回來時,她感到非常高興。



“抱歉,媽不小心玩太晚了,去治中家玩電腦。”



以往玩太久,,媽媽都會唸東唸西,這一次,媽媽回應非常入耳。



“您沒必要跟媽媽這種東西,要玩多久都沒關係,媽媽會乖乖的待在籠子?

面等主人回來。”



為了兒子穿上貞操帶,被關在籠子內的婦女,從籠子內用自卑又順從的眼神

看著兒子,乖巧到比狗還要順從,雖然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自己的

身心都已經給了兒子,讓兒子從籠子外面低頭藐視她這個親生母親,兒子的眼神

給了她極大的快感,諂媚微笑回應兒子的鄙視,已經是她身為母親最大的快樂。



媽媽乖巧到比狗還要棒,不會亂叫,不會反抗,還會說話,能溝通,更棒的

是,她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從母親的肚子生下了他,養育了他十六年的時光,而

現在的她,穿上貞操帶,被關在籠子內,都是媽媽為了取悅他而做的,媽媽不斷

的犧牲自己的自尊,犧牲媽媽這個長輩身份的威嚴,連進狗籠都還微笑回應,身

為兒子也是一個男人的國光,真的很慶信能玩到這樣的媽媽。



走近媽媽身邊,看著媽媽屈身在狗籠內,怎麽看都怎麽好看。



“這樣看還真棒,媽,妳喜歡這籠子嗎?”



“衹要您想把媽媽關在哪?,媽媽都願意在?面,關久一點也沒關係。”



“不想出來啊。”



“媽媽是被您養的家畜,不會有任何意見,乖乖聽主人的話是媽媽活著的意

義,所以,要把媽媽關到哪時候都可以。”



當注意到兒子正注視,籠子內的裸婦紅著臉頰讓兒子細細觀賞,沒有催處兒

子快點將她放出來,



“真棒,好想養一衹像媽媽這樣的動物。”



這話讓雅婷有點慚愧。



“真是對不起,媽媽終究是俊雄主人的……東西,這次是借給您,讓您來養

媽媽一段時間,不久候,媽媽終究還是要還給俊雄。”



聽到媽媽自己用物品的方式對他訴說自己的這種‘東西’是屬于俊雄同學的,

非常明白媽媽已經確實將自己當作物品。



“如果,媽媽早點發現自己有這種傾向,或者您發現媽媽有這種傾向,來強

暴媽媽,說不定,媽媽會把自己送給您,當生日禮物。”她勉強擠出微笑,說。

“不過沒關係,至少妳曾經養過我這個親生媽媽,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國光覺得媽媽說的沒錯,能夠親手把自己的親身母親當狗一樣飼養一段時間,

這種難得的經驗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看到兒子的眼神,雅婷知道兒子認同她的話,感到無比的欣慰。就在這時,

聽到兒子這麽對她說。



“媽,妳大約可以賣多少錢?”



這句話讓她嚇了一跳,因為兒子已經在問她的價格,不過這也代表了,他已

經認同她這個親生媽媽是一個可以買賣轉手的東西。



“媽媽也不知道,不過,聽俊雄主人說,可以賣個一千萬吧。”



“一千萬?”國光張大嘴巴看著母親。



“不過,應該會更低,因為,俊雄主人說,調教媽媽的進度落後很多。”雅

婷帶點慚愧,對兒子說“俊雄原本預計上上個月就要我增加獻身項目,加上‘承

認自己比任何家畜更低賤。’跟‘願意成為非特定家畜的玩物。’”



雅婷自己笑了一下說“可是呢,媽媽到現在還不敢跟狗狗交配,媽媽太沒用

了。”



“可是,妳不是懷孕了嗎?”



其實這是騙國光簽下她的現身契約書的藉口。



“抱歉,國光,似乎……沒懷孕,衹是媽媽弄錯了。”



“那!”



“這不會改變媽媽把自己送給俊雄的決心,如果真的懷孕,媽媽也願意給俊

雄拿去賣。”



是到如今,國光也覺得沒差了,不管媽媽有沒有懷孕,這些都已經沒關係了。



“就算媽媽是可以用錢買,妳應該也買不起,不過,說不定可以等到媽媽的

買主不要媽媽,把媽媽當作二手貨,媽媽的價格應該就會降下來,聽說,親人買

已經成為奴隸的家人,可以半價買回。”



“真的嗎?”



看到兒子似乎興致盎然,忍著不潑兒子冷水,因為即使降價,也不是零用錢

可以買的起的。



在籠子?對兒子談論自己肉體的價碼,還談得很愉快,顯然對這身份有充分

的自覺,聊到兒子都忘記要把她放出來。



到了晚上,即將到要被兒子疼愛的時刻,國光才對她說。



“我今天沒給妳東西吃對吧?”“恩。”



“要吃嗎?去拿吧。”



雅婷搖著頭回答。



“請不用這麽麻煩。”



“那,要被我幹還是要吃東西,選一個吧。”



雅婷聽兒子給他這種選擇,毫不猶豫的回答。



“媽媽選擇讓您疼愛,能讓您疼愛是媽媽的幸福。”



“那走吧。”



在屋內,被兒子牽著在地上爬,比狗還要謙卑的迎接兒子的疼愛,兒子一如

往昔在她體內射出精液,似乎忘記她所說,自己沒有懷孕的事情,沒考量到這樣

會讓她受孕,還眼睜睜的看著她穿上阻擋精液的褲子,再將她關進籠子內。



雖然身邊沒了母親的體溫,但眼睛可以看到關在狗籠的母親,也別有一番風

味。



中明社區(違倫社區)15



第七天的早上顯的非常不一樣,因為國光已經不再尊重她這位親生母親,就

連一般女人的眼光都沒給她,她餓著肚子,懷著兒子的精子,幫兒子做飯菜,這

樣的母親還趴在地上當椅子,兒子也坐了下去,吃完後還沒給東西給她吃,直接

帶出去散步,股間的刺痛與虛弱的身體不斷的承受極大的消耗,兒子最後還用力

拉扯,令她失神。



她回神時兒子才給她東西吃,而且還直接倒帶地上,讓她一個個舔著地板吃

飼料。



吃了許多飼料,恢復了體力,比較有精神時,被兒子帶到放滿懲罰道具的房

間,被兒子玩弄了六天後,兒子終于願意用這?的刑具來對付親生媽媽了。



“那個妳沒用過的。”



指著三角木馬回道:“那個。”



“那上去我看看。”



兒子絲毫沒有詢問願不願意,就直接要親身的母親上去頂部有尖銳角度的木

馬上。雅婷也沒有任何抗議與埋怨,從木馬旁的小樓梯爬了上去。



用手扶助尖端處,慢慢的將身體跨坐在上面,這尖端挺住了陰部、會陰與肛

門,身體的重量都在這尖端上面。



“恩……”



吸了一口氣後,放開了雙手,身體往下沈了三公分,陰部的肉仿佛被撥開似

的往二邊退。



國光還把那小梯子踢開,讓媽媽毫無退路,還把媽媽的手用手銬靠在身後,

如此一來,媽媽沒有他的協助,是不可能下來的。



為了讓股間減輕負擔,雙腿不斷夾緊木馬測邊,但怎麽做都徒勞無功,股間

的疼痛一直無法減輕。



“啊啊啊……恩……”



沒一會兒,身體就開始冒出汗來,股間的刺激讓她產生生理反應,靠近就可

以看到他的私處也有液體流出。



國光看著坐在木馬上的母親直呼。



“好厲害的東西。”



兒子不斷繞著她轉,看著木馬在親身母親的股間肆虐,她喘著大氣,用盡精

神保持意識,為的,是讓兒子能夠觀看坐在木馬上的她久一點,這是第一次坐在

木馬上,也是兒子第一次看女人坐木馬。



這東西確實厲害,標準的女性刑具,平常練到可以忍受一定程度痛苦,在這

上面卻無法忍住,汗水與淚水一並流出。



“很痛嗎?”



“……還……還好……”



對兒子撒了個謊,衹為了讓兒子不要為她擔心。股間的疼痛來自骨盆與木馬

的接觸,還好體重已經明顯的減輕,使的她勉強保留住意識。



玩沒十分鐘,兒子抱住了她。



“這東西好無聊。”



“…………”



沾滿汗水的身體被兒子抱住,拖離木馬上。



腿軟到無法站立,趴倒在地上,兒子將她的手銬解開後,問了兒子。



“為何不玩了?”



“這東西好像衹有妳在玩,我不能玩,好無聊。”



雅婷也是第一次坐這個東西,沒有經驗也無法告訴兒子要怎麽玩下去。



“鞭子比較好玩。”



鞭子對雅婷來說也是很大的負擔,唯一的好處,就是會被綁起來,即使自己

失去意識,也可以讓肉體繼續被打,但有一個缺點。



“用鞭子的話,要媽媽犯錯才用比較好。”



“這麽麻煩啊。”



“真是對不起,因為,媽媽跟小狗小貓一樣,犯錯就要用打的,不過,無緣

無故被打,會讓媽媽學不好。”



“真無聊,走吧。”



就在母親要爬起來時,突然失去重心,往他身上倒了下去,撞的國光也一起

跌倒在地。



“對不起,您沒受傷吧。”



國光爬起來,看著跪在地上道歉的母親說“沒事。”



就在這時,看到母親淚汪汪的說“對不起,媽媽不小心撞倒您,讓您跌倒,

媽媽……太不應該了,請處罰媽媽這個低賤的女人。”



國光聽後笑了,想不到這麽快就可以用鞭子了。



被兒子銬住雙手,吊在天花板上,看著兒子一邊哼著歌,一邊挑選要打她的

鞭子,內心覺得自己做對了。剛剛她看到兒子似乎很想要打她,卻沒有藉口,于

是是故意把兒子撞倒,給了兒子一個好的藉口。



“用這個吧。”



國光這次是第二次打親身母親,興致盎然的挑選了可以讓媽媽的皮膚留下痕

跡的長鞭,打算好好玩玩,當然,他完全不知到,眼前被吊起來的媽媽,是故意

的。



兒子挑選的是一個之前沒用過的鞭子,光是看就覺得會很痛,雅婷做了點心

理準備。



啪!等不及的兒子遠遠就甩了她一邊,打到她的胸口,發出響亮的聲音。剛

打下去還不會痛,但過沒三秒,疼痛感開始衝上腦心,讓她發出痛苦的哭喊。



“還真有用啊。”



靠近母親,看到母親胸口紅通通的線條,覺得真的很棒。



“會痛嗎?”



“請……不用在意,媽媽這低賤的東西,把主人撞倒,罪大惡極,本來就該

被打。”雅婷對兒子低頭道歉,並說“讓您費心指導,真是萬分抱歉。”看著兒

子幾乎快要吃定她的眼神,雅婷內心感到無比的喜悅。



“那就好好教一教媽媽。”



國光似乎忘了,眼前這個裸女雖然是他親身母親,但實際上,已經屬于他同

學,張俊雄的東西了,現在調教媽媽,受益的是俊雄。



鞭子下去,清脆的撞擊聲讓母親身體顫動,連續不斷的打,可以看到媽媽哭

著想逃開鞭子的模樣,但被吊著的她根本無法逃脫,想逃的舉動更讓人想要繼續

用力打她。



母親的肌膚被鞭痕點綴,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剛開始還有間隔時間,

但越打手感越強烈,母親的叫聲越來越動聽,鞭子與肌膚接觸撞擊聲更是悅耳,

揮舞的速度、看到的肉體,流淚的臉龐,媽媽的一舉一動都能勾引出身為兒子內

心最深的慾望,名為征服的快感。



打累了,國光停下手,看著哭泣中的母親,一時沒注意,居然讓媽媽的身體

布滿了紅色條紋,除了被吊起來的手、臉、與大腿內側外,都有鞭子的痕跡。



“會痛嗎?”



這並非是兒子的關心,因為兒子的臉上挂著笑容,這不是關心的神情,兒子

會這樣問,主要是想要知道有沒有打出效果罷了。很痛,真的很痛。



“會,媽媽……不是有哭嗎?就表示有效。”



“可是幹妳妳也會爽到哭不是嗎?”



雅婷在做愛時,都會流出眼淚,感到被玩弄的幸福,不過快感跟現在不同,

這次的痛並非舒服的感覺。



“真抱歉,被您發現了。”她吐了吐舌頭,雖然哭喪著臉,但還是勉強擠出

笑容給兒子看。



“媽媽看起來真的很欠打。”



看著兒子再次舉起手,雅婷目不轉睛的看著微笑的兒子,甩動手對她揮舞著

鞭子,直到鞭子打到她的身體才閉起眼哀嚎。



為了讓兒子打的盡興,盡量保持流淚的微笑,發抖的腳盡量使力站著,就算

失去意識,也會再次被打醒,這種折磨她都完全承受,這對她非常有意義,能被

兒子親手鞭打還可以默不吭聲,也沒有幾個女人做的到。



“呼……呼……好爽,我去喝個水再放妳下來。”



兒子似乎已經滿足了,但她已經快不行了,就在兒子離開時,身體出現了變

化,劇痛過後的疼痛,漸漸轉為快感,渾身傷痕宛如在愛撫,加上意識到,這是

兒子親手打她這位親生母親,毫不留情,就像是打一個完全不相關的仇人似的,

啟動了她被虐的渴望。



“好了,我也打爽了,明天有機會再打一打妳。”



“請等等,主人,媽媽,好像怪怪的。”



明明沒有打臉,卻看到媽媽臉哭泣的臉已經紅通一片,就連脖子與耳根子都

是,她的眼神還朦朧,剛剛還在哭喊的嘴唇發出誘人的貓聲。國光很清楚這樣表

情的媽媽,那是已經發情,祈求要被侵犯的模樣,他彎下身,檢查母親的私處,

看到了跨下與雙腿內側,已經被陰道的分泌物給染濕了。



“幹,這樣都在爽啊。”



國光一下子插了三根手指,毫無阻礙的插到底,快速的翻攪媽媽濕潤的陰道,

發出撲滋撲滋的水聲。



“媽,有沒有聽到?”



“啊啊……有……有……媽媽……有聽到……啊……”



國光把手抽出來,對著媽媽說。



“怎麽辦?處罰妳好像讓妳爽到,這根本不叫處罰。”



“真是抱歉,媽媽的身體……太淫蕩了。”



“該怎麽辦呢?”



兒子真的在為了打她的效果不彰在苦惱,可以看得出來,他還想再打,身為

女人的本能,身為玩物的立場,卑賤的對兒子顯露諂媚的自己,給了兒子建議。



“打媽媽的……雞巴吧。”“雞巴?”



對著兒子開啟雙腿,再把下半身稍微往前,看到兒子笑了後笑了,也確信自

己的意思傳達給了兒子。



“雞巴可以打嗎?”



“衹要您願意,媽媽哪?都可以打。”



國光將她的左腳吊了起來,她單角撐著,這姿勢非常辛苦,但兒子興致衝衝

將她的腳拉起,也沒有對兒子抱怨。



由于角度的關係,鞭子怎麽揮都打不中母親的私處,衹打到大腿與私處旁的

肉,雖然可以看到母親疼痛的模樣,卻怎麽想都不過癮,因為母親的秘裂處,一

直沒有鞭子的痕跡,大大影響了樂趣。



這次國光選了一根有點寬又有點長的硬皮板,國光拿媽媽的腹部試打了一下,

可以看到打到的部位整個泛紅,這區域性的痕跡還可以連續打幾下來加深顏色,

而媽媽的表情也沒有比較輕鬆,決定用這個來打親身媽媽的外生殖器官。



“啊!?”這東西果然不負國光的期望,衹要瞄準好,可以準確打到母親跨

下,重擊媽媽的私處,每打一下,都可以看到媽媽稍微跳了一下,加上是平面的,

聲音也比較大,也許是意會到聲音來自媽媽的那?的肉,感覺特別響亮悅耳。



被藤條般的東西打擊私處,這已經超過了責罰與虐待,根本就是把女人當作

玩物一樣的對待,更不用說,對象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生下兒子的重要部位,

正被兒子狠狠的修理,這可不是一般媽媽可以做到的,而她做到了。



雖然是兒子的建議,參加了換母的遊戲,結果卻玩過頭,被兒子的同學開發

出自己潛在的慾望,再加上家?的因素,將自己沈浸在慾望中,把自己倒貼加奉

送,免費給了兒子的同學,對丈夫,沒有任何一絲的愧疚,衹有對兒子,始終感

到有所虧欠。雖然是違背道德,這次被俊雄刻意安排,讓她有機會成為兒子的玩

物,她沒有抱怨,而現在正在被兒子抽打自己的私處,打到痛哭流涕,更是覺得

欣慰。



她知道兒子對她的作為非常不滿,也知道在擁有她這個媽媽當玩具的俊雄面

前,兒子一定擡不起頭來,而且俊雄以前還刻意把國光叫來,讓她不得不在兒子

面前表現自己身為女性低賤的一面當作測試,測試結果俊雄很滿意,但強烈傷害

了兒子的心靈。



她哭了,但還是盡量不要哭出聲音,讓兒子認為被打不會太痛,可以盡情的

鞭打,兒子的力道非常強,力量還傳達到她的體內,陰核的刺激也直灌腦門,她

還是盡量哭著微笑,盡可能表現出自己的癡態,雖然,有一半真的是出自于本性,

另一半,卻是出自于身為母親的愧疚。



一個裸體的婦人被一個十六歲的親生兒子吊起來打,打著那光溜溜又滴滿愛

液的性器官,打每一下都讓婦人發出哀嚎,婦人完全沒有呼救,更沒哭泣,微笑

淚水讓兒子毫無保留的將力氣放在手上的皮板,用力打在她的跨下間,男孩打到

身體出了點汗水,婦人的身體卻像是淋浴過後一樣。



傷害不斷的累積在婦人的私處,恥丘與跨下的肉漸漸的腫脹發紅,婦人彎曲

身體時看到了,兒子在打時也看到了。



男孩見狀卻越打越用力,怕等等母親哭嚎後,遊戲會停下來,他想要試試看,

可以把母親跨下打成什麽模樣。



裸體被打的婦人真不愧是這孩子的親生母親,她知道兒子兒子的想法,明白

兒子的擔憂,身為母親的她,當然是要給兒子最好的娛樂,一次比一次強的重擊

她都承受下來,為了兒子承受了下來。



看到兒子怕即將結束而猛打她的私處,她更怕怕兒子打不過癮而拼命忍耐,

這是兒子第一次打女人的那?,更何況是親身母親的那?,看到兒子流出健康的

運動汗水,臉上帶著開懷的笑容,就明白能打自己母親的私處對親生兒子來說是

多麽的快樂,目睹跨下紅腫的面積越來越大,顏色越來越深,暗自做了決定,就

是要讓兒子打到過癮為止。



一連打了四十多分鐘,嚴厲的酷刑她心甘情願的承受下來了,就在體力盡失

時,看到兒子股間的褲子,明顯的漲大起來,引起了她的注意,也確信兒子因為

打她的跨下打出了性慾,內心感到高興,這樣表示自己真的讓兒子打得很快樂。



也許是兒子累了,也許是麻痹了,也許是習慣了,也許是看到兒子那?勃起

了,她開始有了快感,兒子的打在她私處的感覺有了改變,每打一下感覺與被東

西插入一樣,她渾身蘇麻,自然的垂吊在空中,每次打擊的快感都讓陰道蠕動著,

打她的板子已經濕透了,上面沾滿了她的汗水與愛液。



裸婦藉由兒子的打擊得到了與性愛無異的快感,,男孩就藉由板子抽打媽媽

的性器得到了性慾,這是一種變相的性交,她們都因為彼此而得到了精神與肉體

的快樂。



“國……國光……請等一下……”



國光停下手,以為要結束了,不過也已經很過癮了。



“好,我放妳下來吧。”



“不……不是的。”



雅婷喘著氣,無力說著。



“再打……下去,媽媽……可能會高潮。”



要高潮前一定要先回報,讓對方決定是否要給予她快樂,把是否能得到女人

快感的權力交給對方,這是她身為玩物的義務,尤其是現在,被打還能有性慾,

對自己也對兒子來說,可以稱的上是第一次的體驗。



“真的嗎?媽?”



“是的,真抱歉,媽媽……這身體太色了……”



她把自己高潮的權力交給兒子,讓兒子決定是否要繼續打她打到高潮,其答

案也很明白,看到兒子的手再次舉起,對她揮了下去。



“恩啊……謝謝……謝謝……謝……謝謝、謝……”



兒子每打一下,都盡量對兒子道謝,身體的感覺不斷的湧現,意識也開始模

糊起來。



“啊啊!?去了……啊啊……”



她身體抖得非常劇烈,腫起來的跨下噴出了不少液體,國光看著媽媽真的被

打那?打到高潮,內心有著無比的優越感。



“啊……謝謝……妳……國光……媽媽……高潮了……”



來不及享受餘韻,就在最高的頂點時,失去了意識,不過在最後,說出了感

激兒子給予她身為女人的快樂,在整個人癱在空中。



“媽,妳昏過去了嗎?”



走近昏厥的母親,看到母親頭低低的,抓的媽媽的頭發把臉拉起來,確認母

親確實昏了過去,不過還有氣息在,不需要太擔心。在媽媽身邊繞了一下,看著

母親身上的傷痕,全部都是他親手打出來的,覺得真的很過癮,尤其是跨下,種

了非常大的一個區塊,整個那?都紅通通的,並非是普通的粉紅色,而是微血管

破裂的血紅色。



“哇靠,打太用力了嗎?”



雖然這樣說,但心?卻沒有悔意。



一次又一次的疼痛拉起了她昏睡的意識,她聽到了自己的肉正發出聲音,也

看到了兒子正在拿長鞭打她的腹部。



“啊啊!!”



“喔,終于起來了,媽。”



“對不起,媽媽……昏過去了嗎?”



“是啊,爽到昏過去了。”



她聽了後才想起自己的情況,既自責自責,又內內疚,對著兒子卑微說著。



“真是抱歉,媽媽……居然會高潮,啊啊。”



國光又甩了一記鞭子,打在她的胸部。



“沒差啦,媽媽的身體這麽色,早就知道了。”



國光又打了五下在她的腹部,她一邊呻吟一邊承受了下來。



“不過我曾經在這肚子?面,這樣打感覺真怪。”



雖然這樣說,但兒子又打了幾下,趁著兒子的興頭,雅婷忍著痛說。



“啊啊……別……別看媽媽的那?……被打成這樣,國光您……可是從這出

來的呢。”



仿佛是在享受餘韻,國光打的沒有很激烈,緩慢到可以讓她有喘息的時間,

慢慢的與兒子聊天。



“抱歉,國光,媽媽似乎沒有被處罰的感覺,真是對不起。”



“我知道,還讓妳爽了一下。”



“對不起,您還對媽媽這麽好,讓媽媽高潮,媽媽不知道該怎麽道歉。”



國光慢慢揮動鞭子,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麽。



“媽媽……有一個提議。”



“喔,妳說。”



“這次媽媽被處罰……似乎沒有達到效果,這樣對媽媽不好,所以,請國光

保留這次的處罰,如果有空,請隨時把媽媽吊起來打。”



這話等于給了國光隨時可以打她的藉口,不需要在有什麽錯誤,這也暗示了

兒子,衹要打她的時候,慢慢的折磨到高潮,就可以無限打下去。



說不痛是假的,一開始的痛楚沒有決心是很難熬過去的,她沒有信心下次還

有體力能夠撐下去,但還是希望兒子能夠再次打她,並打到高潮,這樣可以讓兒

子有個痛快,也可以讓自己的內心好過一點。



“好啊,那就這樣吧。”



兒子換了皮板,繼續打她的私處,這次沒那麽用力,感覺似乎跟愛撫一樣,

還用側面的尖端頂著她的裂縫,最後在狠狠打的十下,才把她放了下來。渾身疼

痛加上體力流失許多,她無法站起來。



國光沒有給媽媽休息的時間,鏈子扣住母親脖子上的項圈,拖著母親走出這

房間。



雅婷連滾帶爬跟著兒子走,身體碰到地上都會讓傷痕疼痛,兒子還用力拉著

鏈子,讓她不好呼吸,但還是乖乖的跟著兒子走。



他們來到客廳,國光拉了張矮桌子來,雅婷就明白國光的意思,比起身體的

鞭子,兒子更細心用力的打她那?,打完後,當然是要好好欣賞。



她趴了上去,對著兒子大大張開雙腿,把那又紅又腫的私處裸露在兒子的目

光前。



“真主動,我都還沒說,妳就知道我要看妳那?。”



“因為,主人您很用力打媽媽那?,所以……”用雙手撥開自己的陰唇,連

?面的肉都露出來給兒子看。



國光看到媽媽外面的肉已經紅到腔肉還要深,唯一的不同,就是?面的肉還

閃閃發光,濕潤不已,一副非常期待有東西插入的樣子。



“真傷腦筋,打到腫起來了,?面還這麽濕。”“真是抱歉。”



一邊罵著媽媽,一邊看媽媽乖巧的把那?打開給他看,渾身是傷的媽媽,害

羞到臉紅通通,非常有意思。



將生下兒子的女性身體給兒子打到高潮,責罵過兒子的嘴巴正回應兒子的尖

銳辱罵,受傷的身體連女性的生殖器裸露出來,還親自將生下兒子的出口打開,

諂媚到連自己都心虛的虛偽微笑與兒子對話,這些都還是小意思,雅婷真正想表

達的已經表現出來了,挺尖的乳房與正在分泌愛意的靈肉都在兒子的眼前。兒子

伸手捏了她的乳房,又把手指插入濕潤的陰道,看到沾滿她體液的手指時,雅婷

懷著害羞對兒子笑了。



在兒子面前用受傷的裸體與腫脹的私處,確確實實的發情,也確實讓兒子親

手證實。



“媽,剛剛讓妳爽還不夠嗎?現在又想被幹啊?”



“是的。”



鐵一樣的證據就在自己身上,足以讓她百口莫辯,雖然,她也不想爭論。



前不久還被吊起來打的媽媽,現在卻正在對打她的兒子發情,這讓國光感覺

非常爽快。



國光下體已經非常堅硬,把母親從桌子上拉下來,邊拖邊牽到與母親一起睡

的房間。



看到國光在脫衣服,自己主動到床上張開腿,她的身體已經不需要前戲,直

接可使用,國光一插,她的眼淚隨即流出。



“謝謝,媽媽好幸福,啊……”



幹著被打腫的私處,捏著被打紅的胸部,看著母親滿臉幸福的微笑,笑著媽

媽喜極而泣的眼淚,聽著媽媽感激的話語,享受身為男人最大的快感。



與兒子做愛的其間,眼淚沒有斷過,含著淚水的眼睛看著侵犯她的兒子,不

斷對兒子正在玩弄她的行為道謝。



兒子在她體內射經,打從內心充滿感到幸福,心懷謙卑,被兒子踢進籠子?,

在籠子內,依舊張著雙腿,讓兒子目睹紅腫的私處流出的精液與愛液。



“身為女人,能被您這樣疼愛,媽媽非常感謝您。”